www.330007.com

传承历史记忆 他们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家庭建家谱

发布日期:2019-09-11 06:54   来源:未知   

  济南海关今天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今年山东通关改革、信用建设、原油进口等方面的情况。[详细]

  在可以恃强凌弱的时候,他们从不把野蛮当作野蛮,从不把邪恶当作邪恶,就像纳粹屠杀犹太人,就像日本法西斯屠杀中国人,他们把这一切视作理所当然。资本主义工业革命之后,西方工业文明和封建主义、种族主义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帝国主义怪胎,他们信奉社会达尔文主义,信奉所谓的“优胜劣汰”,他们可以撕下文明的面皮,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在甲午战争期间,“西化”的日本人就搞出了举世震惊的“旅顺大屠杀”,而“南京大屠杀”是他们兽性的全面暴露。

  昨日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的90岁生日,纪念馆工作人员专程登门拜访并为夏奶奶庆生。

  经了解,老人一个月前接到自称“国家收藏基金协会”主管的一个电线周年纪念币”收藏品可以享受“国家补贴金”。老人听信后就投资了6000元左右,谁知寄来的能取出国家补偿金的“农行卡”根本就是一张取不出钱的伪造卡。

  近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工作人员和紫金草学雷锋志愿服务队的志愿者们分成近40组,上门慰问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登记在册在世的82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目前仅有的82位幸存者,平均年龄在90岁以上,他们正在老去,记忆逐渐模糊。而幸存者的后代——这一特殊群体,已成为传承南京大屠杀记忆的重要力量。

  为将历史记忆接力传承下去,今年清明节,“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后代传承记忆行动”工程启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逐一登记幸存者二代、三代的家庭信息,倡议幸存者后代们将历史记忆接力传承下去,让更多人了解、记住这段历史。

  南京大屠杀已经过去82年,许多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第二代、第三代,接过传承南京大屠杀历史记忆的责任,他们经常主动参加江东门纪念馆开展的各种纪念活动,有的甚至应邀前往日本,为南京大屠杀作证。幸存者后代成为传承南京大屠杀记忆的重要力量。

  阮杰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阮定东的孙子。今年1月,他借寒假的时间来江东门纪念馆做志愿者。春节前夕,他作为志愿者代表走访慰问幸存者老人。今年清明节,阮杰站在刻着高祖父名字的“哭墙”前发起倡议:“从我做起,把先辈们在南京大屠杀中的历史记忆接力传承下去,让子孙后代、让更多的人真切地了解、记住这段历史。”

  幸存者王长发的女儿王焱常常陪同父亲参加江东门纪念馆的活动。近日,她特地把写好的家谱送来纪念馆。“为幸存者后代建家谱非常有意义。现在年轻人可能对这段历史不了解,我会把父亲的经历传承下去,不仅讲给我们家族的下一代听,还要讲给更多年轻人听。”王焱说。

  在幸存者程福宝老人的家中,前来慰问的工作人员正好遇到了来看望父母的程阳。程阳是家中独子,平时只要不加班,每天都会来家里看他们。程阳说,一家人都很支持幸存者后代传承记忆项目,“幸存者们年龄大了,作为后代,我们有义务有责任将这段历史记忆传承下去,只要时间允许,我们会积极配合纪念馆,讲述这段历史,讲述发生在自己亲人身边的往事。”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张建军表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后代传承记忆行动”启动以来,首先对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登记在册的82位仍在世幸存者的后代进行调查,接下来将对已故的幸存者的后代进行普查,将来还准备扩大到死难者的后代。最终目的,是使历史记忆得到有效的传承,希望幸存者后代能去承接他们家族的历史记忆,将来能担当好历史记忆传承人和传播者的任务。

  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记忆,从战时到战后再到今天,始终在延续和传承,经历了从个人记忆、集体记忆、城市记忆到国家记忆,再到世界记忆的过程。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场惨案的见证者,是活着的历史证人,关爱、关心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社会一直在行动。

  近日,张建军和江东门纪念馆工作人员来到幸存者夏淑琴家慰问。南京大屠杀期间,德国人约翰·拉贝的日记和美国人约翰·马吉的影像,记录下夏淑琴一家人惨遭日军杀害的情形。如今,夏奶奶膝下儿孙20人,四世同堂。

  夏奶奶身体敏捷,每天都要出去散步,有时还会一个人坐公交车出去玩。夏奶奶说:“看到你们太高兴了,非常感谢你们来看我。”张馆长则说:“中秋节快到了,带您出去玩,解解闷,看看南京的新变化。有什么事随时和我们说,只要您身体健康就好!”

  近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工作人员和紫金草学雷锋志愿服务队的志愿者们分成近40组,上门慰问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登记在册在世的82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目前仅有的82位幸存者,平均年龄在90岁以上,他们正在老去,记忆逐渐模糊。而幸存者的后代——这一特殊群体,已成为传承南京大屠杀记忆的重要力量。

  为将历史记忆接力传承下去,今年清明节,“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后代传承记忆行动”工程启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逐一登记幸存者二代、三代的家庭信息,倡议幸存者后代们将历史记忆接力传承下去,让更多人了解、记住这段历史。

  南京大屠杀已经过去82年,许多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第二代、第三代,接过传承南京大屠杀历史记忆的责任,他们经常主动参加江东门纪念馆开展的各种纪念活动,有的甚至应邀前往日本,为南京大屠杀作证。幸存者后代成为传承南京大屠杀记忆的重要力量。

  阮杰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阮定东的孙子。今年1月,他借寒假的时间来江东门纪念馆做志愿者。春节前夕,他作为志愿者代表走访慰问幸存者老人。今年清明节,阮杰站在刻着高祖父名字的“哭墙”前发起倡议:“从我做起,把先辈们在南京大屠杀中的历史记忆接力传承下去,让子孙后代、让更多的人真切地了解、记住这段历史。”

  幸存者王长发的女儿王焱常常陪同父亲参加江东门纪念馆的活动。近日,她特地把写好的家谱送来纪念馆。“为幸存者后代建家谱非常有意义。现在年轻人可能对这段历史不了解,我会把父亲的经历传承下去,不仅讲给我们家族的下一代听,还要讲给更多年轻人听。”王焱说。

  在幸存者程福宝老人的家中,前来慰问的工作人员正好遇到了来看望父母的程阳。程阳是家中独子,平时只要不加班,每天都会来家里看他们。程阳说,一家人都很支持幸存者后代传承记忆项目,“幸存者们年龄大了,作为后代,我们有义务有责任将这段历史记忆传承下去,只要时间允许,我们会积极配合纪念馆,www.950950e.com,讲述这段历史,讲述发生在自己亲人身边的往事。”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张建军表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后代传承记忆行动”启动以来,首先对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登记在册的82位仍在世幸存者的后代进行调查,接下来将对已故的幸存者的后代进行普查,将来还准备扩大到死难者的后代。最终目的,是使历史记忆得到有效的传承,希望幸存者后代能去承接他们家族的历史记忆,将来能担当好历史记忆传承人和传播者的任务。

  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记忆,从战时到战后再到今天,始终在延续和传承,经历了从个人记忆、集体记忆、城市记忆到国家记忆,再到世界记忆的过程。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场惨案的见证者,是活着的历史证人,关爱、关心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社会一直在行动。

  近日,张建军和江东门纪念馆工作人员来到幸存者夏淑琴家慰问。南京大屠杀期间,德国人约翰·拉贝的日记和美国人约翰·马吉的影像,记录下夏淑琴一家人惨遭日军杀害的情形。如今,夏奶奶膝下儿孙20人,四世同堂。

  夏奶奶身体敏捷,每天都要出去散步,有时还会一个人坐公交车出去玩。夏奶奶说:“看到你们太高兴了,非常感谢你们来看我。”张馆长则说:“中秋节快到了,带您出去玩,解解闷,看看南京的新变化。有什么事随时和我们说,只要您身体健康就好!”